搜索
自动注册
查看: 3762|回复: 0

印尼徐氏集团董事长徐振焕

[复制链接]

210

主题

5

好友

2160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3-5-16 10:25:02 |显示全部楼层
                  印尼徐氏集团董事长徐振焕
                     来源:中华徐氏网   


     在印尼不少城市,提到许多地标性建筑或设施的建造者,“Ciputra”(徐振焕,中文媒体称之为徐清华)一定是提及频率最高的词之一。这位年近八旬的地产大亨,在学生时代就开始创业,通过自己和同僚数十年的努力,缔造了一个以地产业为主业的商业帝国。


企业大家的创业家情结
——印尼徐氏商业集团董事长徐振焕

“在早期,我并没有钱来开展我的事业。我仅仅只是希望依靠自己的学识成为一个成功的企业家,愿意为成功付出代价和努力,有很大的热情和信心来追逐我的梦想……即使陷入绝境时,我也从来不会放弃。在1997年经济危机摧毁我的集团时,这种精神给了我很大的支持……教育应该培养孩子创业的能力,教育者、家长和社会应当努力培养孩子的创业精神。我的使命,就是把创业精神在年轻一代中推行和传播下去。”
                                                                                                                                                                       ——徐振焕

艰苦创业 屡克危机渡难关

1931年8月24日,印度尼西亚苏拉威西岛中部的帕里吉,一个华人家庭正沉浸在添丁的喜悦中——他们最小的儿子呱呱坠地。父亲对这个儿子寄予厚望,给他取名徐振焕。 后来他给自己取名芝布特拉(Ciputra)意为“徐家之子”。满心欢喜的徐家彼时未曾想到,这个儿子会是他们这个生意人家族中最有出息的一个,甚至成为总统的座上宾。

徐家祖籍福建漳州,上世纪二十年代,徐振焕的祖父决定“闯南洋”,便告别了妻子,带着只有7岁的独子离开故土,来到印尼经商。出生于生意人家庭的徐振焕,从小就对这些经商之道耳濡目染,显示出浓厚的兴趣。

在徐振焕12岁时,徐家遭遇沉重的打击:徐振焕的父亲被怀疑为荷兰的间谍而被日军逮捕,在牢中去世,从此家道中落。“那时我强烈意识到,我必须接受良好的教育,才能有好的未来,知识是唯一能改变自己贫困命运的途径。”于是,徐振焕开始了他的学校生活。每天早上5点起床,喂完家禽,就一路赤脚跑到离家7公里外的小学读书,空着肚子一直到下午2点放学回到家。由于没有多余的衣服,遇到下雨天,他只能光着膀子,一手抱着用巴蕉叶包住的校服,一手拿着大巴蕉叶遮头挡雨跑到学校。虽然从小学三年级起读,他也比同班的同学超龄了4岁。但是生活的磨难并不能阻止这个乡村小男孩的梦想,那就是到爪哇岛去读书。

高中毕业后,徐振焕考入印尼赫赫有名的万隆科技学院(ITB,Institut Teknologi Bandung),主修建筑。大学期间,由于母亲无法替他提供足够的学费和生活费,大三的时候,他就和两个同学一起开了家建筑咨询顾问公司。 一年后他也在一家承包公司工作。正是这些工作经历造就了他以后成为开发商的潜能和胆识。大学毕业后, 徐振焕又有了新的梦想,那就是他希望做一个给别人提供工作的人,而不是做顾问这种等着别人给工作的职业。于是,他把顾问公司转让给当初的2位合伙者,用当时仅仅够买4部吉普车的钱开始了他做为土地开发商的事业。

   “在早期,我并没有钱和土地这两样做为开发商最基本的资本,但是边学习边工作所得到的历练促使了我自我创业的决心。”回忆起自己刚创业时遇到的挫折和艰辛,徐振焕仍觉得恍如昨日,“学习和工作就像运动员参加比赛,要不断的练习和跑步,就是为了能取得好成绩。拥有一份自己的事业,不仅仅是为了谋生,事实上我是充分享受到工作和成功的乐趣, 并愿意为此付出代价和努力,有热情、也有自信来追逐我的梦想。”就是这种执著,一个刚毕业的穷大学生,凭借胆识,克服一系列困难,徐振焕终于见到并成功说服当时的雅加达省长,共同开发塞嫩市场(Pasar Senen)。

1961年,雅加达省长同时又邀请另外2个基金会加入共同成立了现今爪哇集团。而做为股东之一,徐振焕没有掏一分钱。塞嫩市场的成功开发后,徐振焕又有了一个更大胆的设想,把一片无人的荒地开发成休闲的安可仙境乐园(Ancol Wonderland Park),这里有游乐设施、宾馆、夜店、酒吧,还有海豚和海狮表演,如今每年有上千万的游客来寻梦园游玩。也就是这个项目,徐振焕又拥有了第二家合股公司。

1971年,徐振焕事业又向前迈出了一步。他和2位挚友及其他同事成立了大都会集团,涉及房地产,建筑,顾问,贸易 和制造业。由于资金紧缺,徐振焕又一次凭借过人的创意和市场洞察力,成功游说了当时的首富林绍良,还有新加坡,香港的投资人投资到大都会集团的一个又一个大项目的开发。雅加达著名的荷里逊酒店(Horison Hotel)就是一个例子。

1981年,也就是在徐振焕50岁的那年,他决定成立完全属于自己的公司徐氏商业集团。 此后,集团发展迅速,还拥有了自己的银行。1994年,集团下的徐氏发展在印尼证交所上市,徐振焕也以数十亿美元资产,成为印尼赫赫有名的富豪。

就在徐振焕踌躇满志地规划旗下集团的下一步目标时,一场数十年以来最大的危机渐渐逼近了他的国家、他的集团。
1997年7月,东南亚金融危机爆发。这场始于泰国、后又迅速扩散到整个东南亚并波及世界的金融海啸,使许多东南亚国家的汇市、股市轮番暴跌,金融系统乃至整个社会经济受到创伤,并出现了严重的经济衰退。

在泰铢疯狂贬值时,印尼还未感受到这股海啸的可怕,但从1998年1月开始,这个“千岛之国”开始成为金融危机的“重灾区”。短短几个月内,印尼盾对美元的比价贬值了超过70%,许多人一夜之间一贫如洗。

对徐振焕和他的企业而言,这场危机带来的更是灭顶之灾:一方面,经济危机导致地产泡沫破灭,旗下集团地产销售量急剧下降,甚至抛售都无人接盘;更重要的是,由于徐振焕是用美元借入发行外币债券来投资以印尼盾为基础的项目,因而印尼盾的巨幅贬值导致他以美元计算的债务翻了6倍。名下的银行也被政府接管。在股票市场,徐氏发展集团的股价下跌至每股75印尼盾,市值也从6000亿印尼盾下降到1200亿印尼盾,下跌幅度达80%。

徐振焕至今仍对1998年2月他视察一个地产项目时看到的情景记忆犹新:因为集团的资金链断裂,这个项目被放弃了,房子也没有盖完。只有保安还留在那儿,建筑工人都不见踪影。数百名买了房子的房主愤怒地围住了他,向他讨要自己的房产。

“我禁不住流泪了,”徐振焕在接受一家媒体采访时曾形容,这个被抛弃的项目体现出一个强大的集团如何被打败,“当买家来讨要他们的权利的时候,我心里也很替他们难过,毕竟那是他们的血汗钱啊。”徐振焕用他剩下的现金给部分买家退了款,并与部分买家达成和解协议,如将两个还没有建造完成的房子赔偿给一个房屋买家,最终平息了这场风波。

“即使陷入绝境时,我也从来不会放弃。”回忆那时的艰辛,徐振焕说,“在1997年经济危机摧毁我的集团时,这种精神给了我很大的支持。

“面对”——这是徐振焕在危机爆发后始终没有忘记的一个词。“尽管不愿意,但我必须面对天天追债的银行,发狂的房主和不满的员工。” 徐振焕没有像其他人一样离开印尼,逃避债务,他坚持留下来面对一切。徐振焕说,“一个真正的企业家就是一个拥有责任感的天生的搏击者,我必须挽起袖子开始工作,还清债务,重建我的商业帝国,制定新的策略,带着集团向前发展。”

在那个时刻,妻子、孩子和同僚成为徐振焕最得力的左膀右臂。他们和他一起,耐心地对集团的客户和商业合作者解释集团面临的困难,并协商解决问题的方案。“我们从来不拒绝接听电话。在那时候,我亲眼目睹了我的家庭所扮演的重要角色,以及我们的专业人才在应对危机上所作出的巨大贡献。”他回忆说。

在种种困难中,最迫切需要解决的是偿还债务。徐振焕和他的团队,用自己的诚意和耐心,让这些对集团已经不再信任的债主相信,债务问题一定会得到解决。最终,集团和债权人达成了一个债务重组协议。“协议签字时,我如释重负。”徐振焕如此形容他当时的心情。

即使在集团处于最低谷时,徐振焕仍然对房地产业充满信心。“找个地方居住、工作,去市场、商场、酒店消费,这是人类一个最基本的需求。”徐振焕说,“当我的房地产生意面临困境的时候,我相信会有重新崛起的那一天。为了那一天的到来,我们必须勤奋、努力工作,依靠神的保佑。”

几年之后,徐振焕旗下的企业还清了所有债务。经过这场暴风雨的洗礼,这位年逾古稀的老人终于迎来云开雾散的一天。

剑指海外 商业帝国更庞大

经济危机之后,雅加达和印尼其他地区的房价下跌了超过40%。许多印尼人“谈房色变”,但徐振焕却意识到,这很有可能是自己一个东山再起的机会。“房地产对于经济的拉动具有重要的意义。如果总体上经济改善了,房地产行业会紧随其后。”徐振焕坦陈自己当时的想法,“房地产行业在帮助经济尽快复苏的过程中能够起到重要作用。经济正在恢复,印尼央行又为了经济复苏而调低利率,是我们的一个机会。”

一切正如徐振焕所料,印尼房地产业在金融危机后1-2年的时间里开始复苏,整个国家又开始大兴土木,集团之前因为资金被停的几个项目也重新开始筹建。

经历了金融海啸的冲击之后,徐振焕的集团以以前更快的速度发展。但在印尼,随着土地越来越少,想要获得大片可供开发的土地变得愈发困难,印尼本国的开发商之间对土地的竞争也越来越激烈。这些因素都促使徐振焕把目光投向了海外市场。

“世界变得越来越小,没有边界,交通和现代通讯使得不同国家的人做生意也变得很容易。”徐振焕认为,在这样一个全球化的“地球村”里,他的公司有能力在任何一地取得成功,“在房地产领域,我们是一个‘超级专家’。”

徐振焕对海外市场的开拓始于1980年在新加坡和美国夏威夷。此后,他的企业先后涉足中国、越南、柬埔寨、印度等地的城镇开发。而在这些市场当中,徐振焕对中国尤为重视,一方面是由于中国是徐家的祖籍国,更重要的则是中国市场的巨大潜力。

“我第一次来到中国是在1985年。”徐振焕回忆,那时的中国与现在有很大不同,但有一点和现在一样,处处都充满生机,“从那时至今,我的家人和我的项目团队参观了中国的很多城市。我们从来没有停止来中国寻找机会,为中国人民开发建设美丽的新城。”

除却感情上的原因,徐振焕直言,25年来,他从未怀疑过中国经济将在未来的数十年内高速增长,成为世界上的一支重要力量。“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都具有企业家的精神,毫无疑问,中国的经济会迅速地发展。我认为,中国每一个人的这种企业家精神是非常宝贵的人力资源,它会促使中国有一个更好的未来。”出于这种预期,徐清华集团这几年加快了在中国的投资步伐。

徐振焕坚信,作为一个快速发展的国家,中国会为集团的投资提供高额回报。“中国很稳定,中国的法律制度也很确定。”

“我们和中国地方政府合作,目的是为了给中国人民建设更好的城市。”徐振焕说,“我的使命是通过地产项目的发展,改善中国人民的生活环境。” “对我而言,把一片废墟开发成一座新城就像是把泥土塑造成一座美丽的雕塑—-我希望每个人都能乐在其中并惊叹她的美丽。”

徐振焕对于投资地的选择并不盲目。在决定对一个新的城市进行投资之前,他都会对当地的人文环境、政府政策、商业政策、合作伙伴和客户需求等方面进行调研,在中国亦是如此。经过一段时间的考察,徐振焕决定在辽宁沈阳、浙江嘉兴和江苏南京发展新区开发项目,前两个项目已经筹备开工,由于属于大片开发,第三个项目还在等待政府批准。

这三个项目中,位于沈阳的“独立城”定于2010年年中动工,这一工程占地面积313公顷,为徐清华集团与中国和新加坡地产企业合资建造。“独立城”是一个综合地产项目,除了温泉酒店之外,还十一个包括大型购物中心、体育公园、影剧院、高档住宅等于一体的大型现代化城镇。

徐振焕对中国的投资也受到了业内专家的肯定。亚洲资本证券公司(Asia Kapi-talindo)分析师苏普利亚迪(Supriyadi)就曾表示,徐清华集团善长成片土地开发,已在越南、柬埔寨和印度取得了成功,然而在中国的发展速度预计比其它地区更快,成本回收率很高。而且集团可以与合资方共担风险,大大降低了亏损的可能性。

“中国在很多商业领域都是一个充满机会和潜力的国家。作为一个地产商,我们总是跟随着经济的增长步伐。”放眼未来,徐振焕对中国依旧寄予厚望,“我曾经在一本书上看到说在200年前,中国控制着世界30%的经济,我相信,这在不远的将来会再次实现。”

2008年,在东南亚金融海啸平息10年之际,一场规模更大的经济危机席卷全球。这场发轫于美国次级抵押贷款的危机,从欧美国家迅速蔓延至亚洲和其他地区,印尼也不可避免地遭受一定影响。面对这一次经济危机,徐振焕和他的集团少了些慌乱,多了些从容和淡定。

“在我看来,10年前的经济危机比现在更加严重。这次经济危机,对于我们来说没有太大的影响。”徐振焕直言,集团在东南亚金融危机中得到很多宝贵的经验。一方面,危机后的10年中,集团一直都处于“债务自由”的状态,尽量减少借贷,把债务维持在可控范围内。另一方面,集团改变了建筑开发模式,从拍下土地自己开发改为与土地所有者合作开发,从而大大减少了用来购买土地的现金。处于“无债一身轻”状态下的徐振焕和他的企业,自然无惧经济危机的冲击。

古人云:“危中有机”,这句话对徐振焕的企业同样适用。在这次百年一遇的经济危机中,徐振焕和他的企业找到了很多的机会。在印尼,不少土地持有者主动与徐清华发展集团合作,一些原本很难“拿下”的地产项目,现在变得容易许多。

经商理念 独创“徐振焕模式”

白手起家的徐振焕,用50年时间,把一家默默无闻的小公司发展成一个大型多元化集团。而很多与他同时代的创业者,终其一生都在经营一个小企业。与同业者相比,徐振焕的创业之路有何不同?他又有哪些独特的“诀窍”?

“每一个大公司都是从小公司发展起来的,然而并不是所有的小公司都能成长为大公司。”徐振焕有他独到的创业哲学,“每一个创业者的任务就是不断创造新的机会、为客户提供更好的产品或服务。只有那些能够创造机会、充满改革精神并能预计到风险的创业者,才能够扩大他的生意。” 同时寻找合适的战略伙伴也是至关重大。他们能够帮助减低分险,提供潜在的大商机。商业伙伴就像生活的伴侣一样是必须的。和商业伙伴的合作,就必须做到坦诚,本着互惠互利的原则,而不是试图为自己赢得最大利益。徐振焕形容他自己就像是一匹战马,不停地为他的合作伙伴奔驰在战场上。

在徐振焕看来,他的集团之所以能取得持续的发展,就是因为集团孕育了创业型组织的文化。通过这种文化,企业自身就能不断根据现时情况进行革新,并应对不断变化的市场环境。同时,徐振焕也要求,无论生意做得多大,包括自己在内的管理层都必须时刻保持创业精神,把每一个新的项目当作创业的机遇。

投资大胆,借钱小心。这是徐振焕的信条。
在投资策略上,徐振焕开创了“徐振焕模式”(Entrepreneurship Ciputra Way),这一已被收入一些MBA教材的创业投资方式,强调创业者在谨慎地评估风险之后,应当大胆做出决断,创造机会并进行革新。在开拓过程中,只要预判风险还处于可控范围内,企业就应当大胆地接受风险,勇往直前。

“任何一个投资,我们都必须面对信誉风险、经济风险和失败风险,我们也会准备处理风险的办法。”徐振焕说,“一旦我们有了解决的方法来降低风险,那就是我们拥抱机会的时候了。”

数十年来,徐振焕正是通过这种投资方式,在印尼和亚洲各国各地区攻城略地,“啃”下了一块又一块“硬骨头”,将自己的企业发展为一家房地产“航空母舰”。

虽然在扩张方面非常大胆,但是在借贷方面,徐振焕却非常谨慎。这是1997年东南亚金融危机后,徐振焕在决策上做出的最大改变。徐振焕承认,在经历了经济危机之后,他尽量避免通过银行贷款。截至2007年,徐振焕的3个地产公司,每一个公司的负债都不到2000亿印尼盾(约合2200万美元),资产负债率非常低。

“借钱,买地。”在金融危机到来之前,徐振焕也和其他地产商一样,遵循着这种发展模式。但经过金融海啸的洗礼,他逐渐发现了这种模式的弊端:虽然能够独享利润,但风险也要高得多,一旦地价下跌或资金链断裂,便很可能陷入恶性循环之中。1998年之后,徐振焕更多采取的方法,是与土地所有者建立合资公司、与其分享利润并共担风险。走出困境之后,徐氏集团用这种合作的方式,先后在印尼巴厘岛、棉兰、北干巴鲁、万鸦老、三马林达等地投资地产项目。

除了合作开发之外,证券市场也成为徐振焕筹措资金的一个重要渠道。徐振焕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与借贷相比,我们更希望通过公开发行股票来获得资金,我们可以和大家一起分享利益并分担风险。”在他的推动下,2006年以来,徐氏发展集团的两家子公司、爪哇集团的两家子公司和大都会集团的一家子公司已经先后上市。加上已于1994年上市的徐氏发展集团,徐振焕旗下企业已经拥有6家上市公司。

在印尼,华人曾是个特殊的群体,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华人与政治无缘,也缺乏话语权。在这样的环境中,华人企业家要创出一番大事业,就必须得到主流社会的支持。在这方面,徐振焕也有自己独到的心得。

“华人在印尼在做生意,应该融合中国人的心态、印尼人待人处事的办法和西方人的管理方式。”徐振焕说,“另外,在印尼,对于任何一个生意人来说,理解当地的文化是非常重要的。把自己放在其他人的位置上,了解他们的所思所想,才能把生意做好。”

对企业来说,人才是最宝贵的财富,人才兴则企业兴。在用人方面,徐振焕也有自己独到的见解。中国有句古语:“疑人不用,用人不疑。”而这位印尼华人企业家却不完全认同这句话。在他看来,疑人也要用,用人也可以疑,只要有水平有能力,就应当让人才在企业里“人尽其才”。

“我们只会挑选最好的人,只有最好的人才会发展出一个伟大的公司。即使我们对他有怀疑之心也没关系,公司可以在聘任他之后继续考察。”徐振焕说,“在我们公司,选拔人才的时候不会看重他的种族,而是看重他的实际工作能力和他对公司文化的接受程度。”

在徐振焕的公司中,家族企业的“人情味”处处可见。作为企业主,他追求利益,但利益不是他的唯一诉求,他更希望在企业发展的同时,能把发展成果与员工共享。虽然贵为地产大亨,徐振焕却一直像对待家人那样对待他的员工。他主动提出,承担集团低收入员工子女的教育费用,直到他们大学毕业。直到今天,这一措施一直在施行。

“我把公司看做一个大家庭,1997年的金融危机影响了这个大家庭。那时,因为工资无法上调,一些员工选择了离开。”徐振焕说,“但是危机之后,他们中的很多人又回到了公司,因为他们喜欢这里。”

热心慈善 培养未来企业家

在印尼富人慈善榜上,徐振焕的排名是第八位。也就是说,他是印尼最热衷慈善的八个富豪之一。徐振焕成立了许多基金会,其中包括爪哇莱雅羽毛球俱乐部(Jaya Raya badminton club),培养了多名世界级选手包括2008年北京奥运会印尼羽毛球双打冠军。尽管为公益事业做出了许多物质和精力上的奉献,但提起对慈善事业的付出,这位年近耄耋之年的老人却显得十分淡然:“我做慈善事业,因为我想回馈那些帮助我生意发展的人和印尼这个国家。”

“父亲去世后,我就成了一个贫困家庭的孩子,因此我童年的经历并不愉快。现在我成功了,希望能够帮助更多年轻的一代,让他们过上更好的生活。”徐振焕说,他积累财富,但绝不固守财富,“财富只是一个人在事业上成功的一个标准,但财富也有可能使人善恶不分。如果一个富人只是将财富为自己和家族保留着而不回馈于社会,这个人在精神上将会是非常贫穷的,也不会取得更远大的成功。”
建立起自己的产业后,徐振焕也一度像其他富人那样,为贫穷的孩子们捐钱、捐物。但他很快发现,钱物总有花掉用掉的一天,而贫穷的孩子在长大后依然贫穷。这使得他开始思考,为什么这些贫穷的孩子无法改变自己的命运。

“有人认为教育可以解决贫穷问题,这并不全对。”在徐振焕看来,问题的根源在于印尼的教育只是把人培养成工人或是找工作的人,而非企业家。

徐振焕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很多印尼家长希望他们的孩子能够成为职员。老师也教育孩子们以后成为医生、律师、会计、教授等。社会告诉孩子们一个好的工作就是在一个大公司做职员,几乎没有人教育孩子以后要成为一个企业家。印尼人错误地把做企业理解成为仅仅做贸易。因此,很多的企业培训课程只是指导一些简单的基本贸易。但一个真正的企业家素质包括创造机会、创新和承担风险,创业的素质并不仅仅只是有利于商界,政府、学者和社会都应参与其中。”

最终,徐振焕找到了问题的症结,也找到了自己努力的方向。“教育应该培养孩子的创业能力,教育者、家长和社会应当努力培养孩子的创业精神。我的使命,就是把创业精神在年轻一代中推行和传播下去。”徐振焕说。

从那时开始,徐振焕把工作之余的大部分精力都投入到创业教育的普及之中。他创建了指导创业和投资的“徐振焕模式”,不仅在自己的企业推行,更在社会和年轻人中推而广之,帮助那些跃跃欲试的创业者们,为他们指点迷津。

2008年,为了帮助更多年轻的创业者,徐振焕亲自编写了一本名为《量子飞跃》(Quantum Leap)的创业指导书。在这本书中,徐振焕用他的亲身经历,毫无保留地告诉创业者何为创业精神、应当如何创业、如何应对创业中的风险等问题。

徐振焕的这一举动得到了印尼企业界的高度赞扬,印尼著名企业家、销量最大的印尼文报纸《罗盘报》创始人雅各布-厄塔码(Jakob Oetama)欣然为该书题写序言。在序言中,他写到:“(在书中)徐振焕会告诉你创业精神将怎样改变你的未来和国家的未来……(书中所写的创业精神)在我看来就是企业家的特征——全心全意地工作、在每一个领域竭尽所能,不会因为阻力、困难而撤退。而这些并不仅仅是创业教育里所需要的,更是我们的孩子和年轻一代的教育中所需要的。作为一个企业家,徐先生新的步伐是激动人心并且是无价的。”

更让徐振焕高兴的是,印尼政府和领导人也对他的倡议表示了首肯。2009年10月28日,徐振焕给印尼总统苏西洛·班邦·尤多约诺(Susilo Bambang Yudhoyono)写了封倡议书,提出印尼学校应该把对学生进行创业教育和培训纳入议事日程。仅仅一天之后,在印尼国家元首会议上,苏西洛总统就宣布同意徐振焕的建议,并要求各部部长把徐振焕提出的“在中学和大学推行创业教育”作为国家议程来实行。

总统的认可给了徐振焕更大的信心:“在未来25年中,我希望有400万新一代企业家诞生,这是我的梦想。也许这是一个很大的梦想,但我确信我们正在一步步走向这个目标。”

由于要投入创业教育,加上已年近八旬,徐振焕在集团更多扮演统领全局的角色。而日常管理工作,则基本交给四个孩子和两个女婿负责。

“我有四个孩子Rina、Junita、Cakra和Candra,以及两个女婿Budiarsa和Harun,他们都是股东,每人占15%的股份。”徐振焕用“王子”和“公主”来形容这些孩子在他心目中的地位。至于这个商业帝国的接班人选,徐振焕尚未确定,但他相信,下一个领导者会“顺其自然地”产生。

“现在我生活的意义并不是财富,而是精神。”徐振焕笑言,“只要我的心灵是充实的,我相信自己会获得更多的成功。”看来,这位即将迎来八十大寿的地产大亨,还有更多的梦想等待实现

⊙该文章转自[徐氏网|xuschina.com] 原文链接:http://www.xuschina.com/html/70/5/5202/1.htm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关于我们   合作伙伴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广告说明    全球徐氏联谊会文化研究会工作交流群号:文化会工作交流群豫ICP备13004582号-1
全球徐氏联谊会(简称总会)于2011年9月15日在江苏常熟隆力奇宣布成立,本会宗旨:弘扬祖德,敦亲睦族,造福宗亲,和谐社会。
选举产生了以徐国忠为总会长的第一届领导班子,下设理事会、常委会、监事会、文化会、商会等机构,制订了章程、工作规程。
回顶部